时间:2019年3月14日-17日 地点:宁波国展中心

距离
展会
236
新闻动态
展会快讯
图片报道


主持人:各位网友,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对话·宁波会展人”。在2016年8月份,全国就已经有30多个城市申请成为“中国制造 2025”的试点城市,在中国工程院组织了专家组之后,他们奔赴了苏南、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进行实地考察,最后确定下来宁波成为首个试点城市。

在成为试点城市之后,想必宁波也有着相关的资源倾斜,也帮助了宁波在制造业上有更好的发展。那么,现在宁波制造到底近况如何?中国制造与宁波制造又有怎样的关系呢?今天我们的节目就来聊一聊“宁波制造装备展览先行一步”的那些事儿。

今天请到我们节目演播室的嘉宾是宁波市工商业联合会执委、宁波市机器人行业协会会长、宁波雅卓展览服务有限公司执董总经理施国平。施总,你好!

施国平:主持人好!

主持人:你好!我们开门见山先说,在您看来,为什么宁波能够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首批试点城市?

施国平:我想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大家知道我们宁波是一个制造业大市,GDP占很大的比例,有很大的体量。同时,我们宁波制造业的行业门类是比较齐全的,全国有一定的代表性,又处在工业化的后期。第二,宁波是先进制造业基地。有两个数据可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有8个千亿级的行业集群,我们宁波有大量的民营企业,我们在200个细分行业、细分领域里,宁波有140个单打冠军,这说明我们宁波制造业的水平。另外,我们宁波在智能制造、智能装备方面的起步还是比较早的。再有一个,大家知道宁波体量大的是传统制造业,需要智能装备技术的加持,以赢得制造竞争能力的增量。载有一个,就是在宁波市委市政府的主动作为,争取和努力。我想主要有这几个原因。

主持人:您看,我们这期节目叫做“对话·宁波会展人”。在会展人的角度来看,您认为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之下,宁波制造业会有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呢?在您看来。

施国平:简单地说,“中国制造2025”宁波成为示范试点城市,给我们宁波会展业会带来一个很好的机遇,同时也面临挑战。

主持人:肯定的。

施国平:机遇,因为智能制造,从我们国家,从我们省,到宁波市,大家知道去年以来连续推出了很多规划、实施方案、产业扶持政策,这些都代表着新的需求、新的市场机会。当然,对我们会展业来说是机会了。

第二,会展业发展到今日,其实老早我们是在宁波竞争,然后发展到浙江省竞争,现在我们宁波的会展业其实是在和全国的会展业竞争。

主持人:没错。

施国平:这样的话,你如果不作为,不抓住这个机遇,反倒会被别人甩下来,被别人淘汰,这就是挑战了!

主持人:嗯,其实面对机遇和挑战的时候,有的时候还真的需要勇气才能很好地把它变成一种力量,推动自己前进。

施国平:是的。

主持人:在您看来,装备展已经在宁波展出了18届了吧,它是从2000年开始的。

施国平:是的。

主持人:一直到现在,18届,作为宁波制造业技术进步的“晴雨衣”,我们普通的市民也很想了解一下,装备展能连续举办18届,它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施国平:我们不妨说它的生命力吧。一个展览会,特别像这种是和普通市民关联度不太大的专业的装备展览会。

主持人:的确。

施国平:它要能够生存下来,而且不断地发展,其实我们如果简单地总结一下,不外乎有以下几个原因和条件。

第一,你刚才提到,我们宁波为什么能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第一个试点城市,是因为我们宁波有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存量,这就表示有需求,这个需求在浙江省范围内是领先的。市场需求是展览行业某一个展种能否生存和发展的最根本因素,你没有这个东西,你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生存和发展。

第二,有了市场,宁波还有相对的区位优势。宁波在长三角的区位相对优势和宁波在浙江省的相对区位优势,就放大了宁波的市场优势。我们展览会针对的市场就不光是宁波了,我们还针对的是浙江,我们还可以外移,我们的盘子更大。

主持人:是。

施国平:第三,这个展览会,我们雅卓人是付出了心血的,从开始创办到现在连续17年,我们是按展览规律来办事的,从来是一次规划、长期努力,也可以说是与时俱进。因为这十多年来,宁波的制造业,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再有,我们也很荣幸,这个展览得到了政府各方面的支持、政策上的扶持。我们这个展览会是会展办定为强势推动类展会,列入规划的。市政府相关部门,包括经信委,一直都给我们提供很好的支持和扶持。商务部也有类似的推动。所以,我们是很荣幸的。

主持人:在17年之间,您觉得它有没有几个阶段性的变化和发展?

施国平:单单说中国国际机床装备展,很明显的有四个阶段。一开始,我们是在2000年初创,那时候很可怜,200个展位都不到,很小的一个展览会。展出的机器设备,从现在的眼光看是很初级的、功能很单一的,从创办到2005年,算是一个初创期。到了2005年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平,将近500个展台,算是不错了。按照当时的眼光看是不错了。

第二个阶段,持续发展期。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从2006年到2008年,展览会发展到超过了900-1000个展位的样子。

主持人:上一次初期阶段是300个展位?

施国平:200不到,200-500个。

主持人:200不到,三年就变成了1000多个啊?

施国平:1000多个。包括当时是三个板块,机床装备、塑胶工业、包装印刷机械,那个时候到2008年差不多1500个展位。

主持人:它已经不是特别单一、很基础的东西。

施国平:市场需求。

主持人:有花样出来了。

施国平:三个板块。到了第三个阶段。

主持人:应该是2009年。

施国平:2009年,大家知道全球金融风暴,因为我们装种装备类的展览会受到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工厂开工不做,投资肯定会降低。一下子从1500个展位掉到不到900个展位,我们重新调整,根据市场需求,机床装备,我们继续充实和加强。塑胶工业板块和包装印刷机械的板块就停办。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到了2014年,2009-2014年五年时间,我们全面恢复,恢复到1200个展位,你要知道这完全、全部都是机床装备的,这样这个板块就很厚实了。到了2015年开始,应该是一个集约发展期,从前我们是做初创,不是集约化发展。经过前面三个阶段,我们进入了集约发展阶段。

里面有几个指标性的东西,一是我们的机床装备从单一的发展到复合型的设备,发展到高精尖的设备。从国产的为主,单一设备的为主,到进口的品牌比例占到三分之一。复合型的机床,增加了机器人的板块,增加了工业自动化,智能加工板块。所以这个展览会到了今天,到了2017年,我们能够达到1600个展台,展览会的面貌和档次在浙江省里能够占到首位的位置。如此专业的展览会,我们的观众能够达到2万人次,相当不容易,而且来自于浙江省和周边地区的。专业上我们算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吧。

主持人:专业性的观众就能达到2000万。

施国平:27000人次。

主持人:我觉得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施国平:是的。

主持人:因为像这个行业对观众的要求,他的眼界开阔也是不一样的,不能像普通市民那样,是有挑剔性的。

施国平:他是有目的性来的,不然的话他就不会来的。

主持人:对。刚才您说初期发展阶段的时候,还不到200个展位。您是什么感觉?当时,会不会有一些心灰意冷,遇到一些困难之后怎么办?

施国平:这是展览规律。一开始的时候不可能。

主持人:你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发展形势?

施国平:当然,展览会就是这样发展的。

主持人:到之后有金融风暴的时候,咱们不是又削减了很多展位吗?当时您是什么感觉?有没有感觉这个坎儿我一定能过去?

施国平:这个道理很明白,我们的基本条件没有改变,这个市场基础是存在的,这个产业基础是存在的,当时的困难只不过是一个暂时性的。

主持人:我们只要克服它,之后还是可以的。

施国平:完全可以的。

主持人:刚刚您也提到2015年装备展还特别推出了机器人和智能加工的分展,在今年9月的时候,雅卓公司还要创办一个智能制造博览会。能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独立地创办这样一个板块?这对宁波制造产业而言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施国平:刚才我们已经说过,在机床装备展里已经开始有机器人、智能加工、工业自动化的分展了,为什么9月份还要做这样的展览会呢?大概的道理是这样的,智能制造是自成体系的,或者它是一个完整的技术链条。所以我们觉得为了配合宁波试点城市建设,最重要的还是要满足制造业向智能制造发展的需求,我们还是专门来做一个。从技术角度来说,它是一个完整的链条;从需求来说,专门创办一个,也可以集中和需求对接平台。

主持人:智能制造博览会,我相信它一定会有很多的亮点,和普通的是不一样的。您看来,智能制造博览会会有哪些亮点和特色,给我们网友们讲一下。

施国平:我简单地说几个,其实这些亮点以后还需要更多地创造。第一,这可以说是一个完整技术链条的智能制造展览活动。它没有其他东西,但凡你需要智能制造方向发展或者学习的,你可以到这个展会上来。第二,从具体的参展情况、招展范围来看,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智能加工设备、工作母机之外,它更多地还有共性的智能制造技术、信息处理技术、有关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应用等等这些内容。所以,我刚刚说它是一个完整的链条。

最后一个,我们同期还会举办贴地气的技术研讨活动,所谓说“贴地气”就是手把手教你怎么做,给你解答你现在碰到的问题或者是做一些技术咨询。我们打算这样做,并没有计划做的非常高大上的大型论坛,我们做贴地气的,我们在调查现在普遍关心的问题。

主持人:能听得出来,在施总的眼里,智能制造应该是大势所趋。我能不能理解成为,这种智能制造对大学生就业有没有帮助?我相信它对待人才挑选方面肯定是有很高的要求的,这么专业性的一个平台。

施国平:对。智能制造需要很多针对性的人才,智能制造说起来很简单,其实不简单。因为它的产品生产和企业运作的整个过程中都有关联。比如说,涉及到产品设计,需要重新设计。因为你用手工制造的、或者手动、或者半自动化制造的产品,你的结构、工艺参数等等可以这样;但你需要机械化、完全自动化和智能化生产的时候就需要改变的,就是手动做年糕和机器做年糕是不同的功能。

主持人:是的。

施国平:你要工艺优化、工艺再造,接下来还要有一系列的,比如说设计自动化单机,潜热自动化生产线,编成整个自动化生产线,数字车间,整个工厂的智能工厂等一系列的链条都需要不同的人才,包括监控、操作、维保、软件设计,当然前面还有产品设计等等,你想想你有多大的工作机会,这些都是机遇,你是可以往这方面努力的,也会有大量的需求。

主持人:虽然有大量的需求,但以我现在的能力来看,我只能好好地做我的主持人,跟这方面无缘。雅卓17年,我相信它未来还会有更多的17年,您对未来有什么新的期待?对于雅卓办的展览。

施国平:制造业是一个国家命脉的产业,我们说守业立国嘛,宁波又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市,浙江省也是如此,我们现在的制造业从工业2.0不到,以后要迈向工业4.0,所谓由“中国制造2025”来推动,“2025”结束后以后还有,这个事业可以说是一个永续的事业,我们已经走过了17年,有坎坷、有收获,以后我们也还会这样走下去,与时俱进,我们的展览会也会不断地变化,去适应制造业发展的需求。我对此充满信心!

主持人:应该说是与时俱进,而且代代不息。刚才在您的对话中我也听到了,有提到工业2.0、工业4.0,这是什么专业词汇,跟网友解释一下。

施国平:我们不做大的解释,其实有些还不是完全统一的。我可以打个比方,手工+工业0.0;手工+机械,工业1.0;人+机械,工业1.0;工业自动化,单机控制,自动化生产线,我们大概可以评估为工业2.0;接下来要加上信息化,加上控制,整个生产流程和服务流程的控制,这样发展到4.0吧。大概就简单地这样说吧。

主持人:4.0想要达到的状态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施国平:从一个企业来说,从产品的研发,到客户的维护,整个产品的生命周期,所有的人员和生产过程全部是信息化控制的。

主持人:现在在全国有没有城市达到工业4.0的状态?应该还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吧?

施国平:工业4.0,我们这样说,现在是一个努力的方向,个别的,差不多可以说是工业3.0的企业或者是数字化车间,在我们浙江省是可以找的到的,我们在宁波也是找的到的。

主持人:正如施总所说的,我们的会展从2000年到现在已经有18年了,在您看来,它在宁波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施国平:你刚才提到的是我们中国国际机床装备展,我们雅卓展览从事展览业其实不只这个时间。

主持人:更久?

施国平:更久,1998年就开始了。说到中国国际机床装备展览会,我们在全国处于什么地位呢?在全国属于二线区域性展位,一线是全国性的、顶级的,我们和他们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在区域里面是区域性展会。我们装备类展会在国内是第二梯队的佼佼者,我们在浙江省的地位是最高水平、最大规模、行业影响力最好、实际效果也是最好的。

主持人:二弦城市的佼佼者,还有其他和我们相匹敌的会展吗?在全国看来。

施国平:有,区域性的、代表性的展会还是不小的。像深圳的展会、广州的,甚至于东莞后街的,他们有一大批的制造业基地。

主持人:这几年看来,您觉得对于像这些竞争对手对于您,您觉得我们有什么样的优势和劣势呢?

施国平:作为国内区域性展会的领先者,我们的优势其实也是我们这个区域制造业的优势,加上我们连续不断地努力,按照展览规律来办事,按照智能装备制造业发展的水平和制造业的需求来组织我们的展览活动。不光是展览,我们还有各种配套的活动。区域优势、人才优势、操作优势,这些都是我们掌握的核心技术、核心秘密。

主持人:嗯,也是我们的致胜法宝。还有刚才你说到配套的活动,配套的活动是指哪些?

施国平:比如同期的会议、研讨会、比赛。

主持人:比赛?

施国平:比赛,我们以前都举办过很多次了。

主持人:什么样的比赛?

施国平:要说开了,我们就有很多了。我们雅卓展览办过工业设计大赛、机器人论坛,和装备展一起,机器人产业应用论坛,智能制造论坛,刚才我介绍在9月份智能制造博览会里面还会做一些研讨会。就点多面广,在智能制造里面所有碰到的问题,要做技术讲座,小范围的,贴地气的,手把手地讲。这就是我们展览会功能的外延,使得我们的内涵更厚实,功能发展的更好。

主持人:那您有没有发现劣势在哪里?我们要始终去弥补的不足在哪里地方?

施国平:我们这样说吧,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要努力地扩大展览会影响的地域。刚才我们说宁波,影响力拓展到全省,我们现在的观众有40%以上是来自于浙江省除宁波之外的地区,还有15-20%是浙江省外的,我希望我们过几年之后,浙江省外的观众还能发挥到30-40%的比例,有更大的区域性。我们这个展会在全国有影响,但主要的影响是在浙江省,到目前为止,这也是我们以后努力的方向。这个可不容易,因为我们相对于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区域大市场,我们有一些需要克服的地方。我们继续努力吧。

主持人:在努力的过程当中,您预计一下会遇到的问题还有哪些?道路上的阻碍?

施国平:我们最近在总结办展的经验,因为我们宁波的展览业大多是草根,我们是在参展中学习的。

主持人:草根?

施国平:没有科班出生的专业人才,包括我在内,我也是自学的。从去年开始,因为我们这个展览会从2015年开始以后集约化发展了,经过三年,我们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但是离我们的期望还有很大的距离,所以我们在找问题,我们自己有什么问题。我们最近半年连续拜访了国内外大型展览公司的相关人士,来比较他们的操作方法和我们的展览操作方法有哪些区别。从中也发现,我们之前没有注意到的领域和问题,我们没有注意到。没有注意到,你就不可能采取措施嘛。现在我们注意到了,我们了解到了,下一步我们要在以后的展览会上改进它。我相信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做。

主持人:这一路上,我觉得简直是包含着太多的泪水和汗水。

施国平:痛苦并快乐着。

主持人:这个词用的好,痛苦并快乐着。您觉得我们这个展览对于宁波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或者是对于浙江省、全国来说又有什么样的不同意义?

施国平:我们说展览活动是一个交流、交易的平台,我们说装备展览会是装备制造、装备技术、工艺、制造所使用的材料等等,交流、交易、技术服务、咨询的对接的平台,我们就能起到这个作用。一头是我们宁波、浙江制造业的业主,或者是技术人员,或者是设备管理人员,他们企业要发展,他们就要寻求新的技术、新的装备;而技术和装备的提供方也需要我们这个平台,促进了对接交流、交易,当然最终的结果是制造业技术水平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所以我们很自豪,能做这样的展览会。

主持人:我们常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对于这方面来说,我真是一个外行,但今天通过和施总的聊天,我能够有所收获。我们也希望在屏幕前正在观看我们节目的网友们也能够跟我一样有所收获。好了,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下期再见。